主页 > 视点精彩 >中岛敦的同人魂 >

中岛敦的同人魂

所属栏目:视点精彩 发布时间:2020-06-15

中岛敦的同人魂

生于二十世纪第一个十年里的中岛敦是家学渊源的汉学家,但他更以小说传世。中岛敦的小说迷人之处,可能在他出生前就奠定了。

十九世纪六○年代到八○年代,日本经历明治维新,从仿西欧的政治与司法制度变革到武士阶级的瓦解,中岛家传承的汉学在这波潮流中载浮载沉,甲午战争(1894)后日人轻视支那更甚,敦出生之前,他注定要继承、喜爱、怨怼、改写的汉语传统成为时代变蕩的牲品。

还不只如此,敦自小身为气喘所苦,生离死别可谓家常便饭。儘管如此,敦还是一路读到东京帝国大学文学科,而且这颗敏锐活跃的心智彷彿为了弥补体弱似的,触角广博,将棋、相扑、希腊语等都是他曾下过工夫钻研的兴趣。

敦毕业后只活了十年左右,但这是丰饶的十年。他的作品读起来神似唐传奇,在十九世纪的语境中活转的唐传奇。故事背景对汉语素养达一定程度的汉语人口来说特别熟悉,例如〈山月记〉开头简练数语交代的李徵其人,跟古典叙事里那些攀爬科举阶梯或少年得意的人如何神似--不过接下来就是中岛敦的同人时间了。

中岛敦在这些笔记、传奇的夹缝中再闢蹊径,首先就是创造同人角色,像子路、〈盈虚〉的蒯聩、〈李陵〉的李陵。这些汉语传统叙事里「推定存在」的人物,到了中岛敦笔下,脱离中古世纪典籍述及他们时的一字褒贬,深深拓展了其人的内心世界。

柄谷行人曾提过「风景之发现」一概念。日本现代文学所刻划的风景不同于此前依循文学固有写景律则而表述的「文学风景」,本来写作者通过文学传统去理解风景,亦即文学传统架接了写作者与风景;现代文学的写作者将个体当成封闭的,于是外在的风景也得以逸离文学传统,于是风景得到了如实描写,内心世界各种乖诡分歧成为写作者津津乐道的题材。

〈山月记〉里的李徵/猛虎,就像《怪物的孩子》(バケモノの子)里的渋谷/涩天街平行世界,接合平顺,只是李徵这边只能走单向街,揭露少年得志然后中二地挂冠求去的狂狷背后,不敢信任自己真有实现梦想的能耐。短暂从猛虎「醒」来的李徵也才有机会借镜身为猛虎之躯、化入野兽之性的自己,照见过往的懦弱与自私。

中岛敦的同人故事保存着笔记与传奇金字招牌的轻盈,即使钻进人性阴郁沉重之境,还是能带你回来。

仰望群星,经典重现►►►

《山月记》 from Readmoo电子书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文章